Archive for the ‘咚咚成長紀實’ Category

令人匪夷所思的言行

DSCF0569-1

一天晚上

我與老婆好不容易把二個小仔都搞上床之後,走出客廳,我被一個鮮明、特別的影像嚇一跳!在一張綁著鮮紅布的小凳子上,以相當有藝術性的方式排列了4個「盤子」,盤子上面各放了數個雪白色的「小饅頭」,整個構圖與配色讓我覺得有夠讚,趕緊拿起相機將這難得的景象拍下來!

沒錯,這正是我女兒咚咚的傑作,當然,她不是現在才會模仿媽媽在準備餐點的行為,只是隨著年紀漸漸增張,發現她模仿的「精緻程度」,愈來愈令人讚嘆!

每當孩子把我整得死去活來,看到這些令人讚嘆的行為時,總是能把我被整之前的一肚子火,澆熄一半(沒有完全澆熄哦~)

除了令人驚嘆的行為外,咚咚最近還發表過一些令人匪夷所思的言論,為什麼說匪夷所思?因為,即便是心理系畢業的我,還是不懂一個不滿3歲的小孩,是如何學習到沒有人正式教過的語言,而且還能如此巧妙、創意地運用。請見以下分享:

 

咚語錄一:我只是檢查一下嘛!

一天晚上,我為了敦促咚咚早點去洗澡,便利誘她,妳如果趕快去洗澡,洗完就可以吃果凍(指著客廳那包果凍說)。後來有一些事情耽擱,沒有馬上帶咚咚去洗澡,咚咚自己躡手躡腳地晃到桌邊拿起那包果凍,我一見到馬上喝止:「咚咚!我不是說洗完澡才能吃嗎?」咚咚用一種很賊的表情回答:「我沒有吃啊,我只是檢查一下嘛!」一聽完她的說法,我跟老婆不約而同的笑倒在地,笑她腦筋轉得真快,笑她睜演說瞎話的能力,更驚嘆他會用這種角度來詮釋自己的行為,「檢查」這個詞她真懂嗎?要檢查什麼?果凍會莫名消失嗎?可是,在這個情境用這個詞卻又是如此的巧妙,大人說話也不見得有這種創意啊~

 咚語錄二:我很棒,但是我不乖!

另一天晚上,咚咚發神經,該吃晚飯不吃,在浴室洗「洗手台」,而且一洗就是20分鐘,任誰叫她都叫不動。(當天晚上大家都在,阿公、阿婆、媽媽、爸爸)當我們罵她壞壞時,她居然回答:「我很棒,但是我不乖!」讓大家當場被她打敗。這句話仔細分析起來也是充滿深意的一句話,一語道出長期存在於大人們與咚咚之間的矛盾,很多時候咚咚就像天使一樣使人愉悅,大人會毫不保留地誇讚:「咚咚,妳好棒喔~」但也有很多時刻,咚咚變成惡魔,用盡辦法折磨大人的精神與肉體,大人也會忍不住的罵:「咚咚,妳不乖,妳壞壞!」咚咚somehow可以感受到大人對她最明顯的二種相反情緒,自己有感而發,而造出這句:「我很棒,但是我不乖!」深深覺得這句話相當經典,滿適合當作某個電影的名字,就像「他不笨,他是我爸爸」之類的。

咚語錄三:是過敏啦~

有一天晚上,輪到我陪咚咚睡覺,咚咚在要求我講故事書的時候,我發現她的喉嚨有點沙啞。我開玩笑地威脅她說:「咚咚,妳的聲音聽起來怎麼會沙啞,是不是感冒啦?吼~~妳感冒了,明天不行跟我們出去玩囉…」咚咚聽完,有點擔心,但一本正經的回答:「我這不是感冒,是過敏啦~」我當下又被她這個回答給嚇到,小妮子年紀還這麼小怎麼可能知道什麼叫做「過敏」?肯定只是聽大人在聊天時,聊到「過敏」這個詞,而自己猜測意義為何?就算她知道過敏是一種毛病,症狀可能跟感冒有點類似,她又如何去推測,強調自己的毛病是過敏,不是感冒,就不會影響自己可不可以出去玩?想來想去我整個就是匪夷所思,我只能說,千萬不要小看小孩子的「觀察力」與「模仿學習」的能力。我們大人在小孩子旁邊討論事情時,常常會當作小孩子不存在,因為直接假設他們不可能知道我們在說什麼,事實上他們聽懂的比例,可能遠高於我們的想像,就算小孩不是真聽懂,他們藉由斷章取義,再組合,而產出的新意義,脫口而出時,真的會嚇大人一跳!

DSCF0362 

攝于大溪湖畔咖啡/98母親節

(轉貼)咚咚也有意見

本文轉貼自老婆的部落格–Onetail’s 備忘手捲
—-
咚咚破相
咚咚日前在攀登梳妝台時跌跤,在鼻上留下長長一道血痕

ㄅ、前一陣子,婆婆才寄了一篇文章給我們,內容大致在說,面對開始會說「不」的小朋友,必須有技巧地以肯定句告訴他要做什麼,也就是不要什麼都隨口問他「要不要」、「好不好」。就在咚咚滿一歲又五個月大之後沒幾天,原本只會以驚慌失措的亂搖頭、搖手表示不服指令的咚咚,正式學會說這神奇的「不要」兩字,表達她的意見。所謂「學會」可是經過數度嚴格檢定。例如,睡醒沒多久問他,「要不要出去玩?」「要!」「要不要睡覺?」「不要!」吃飯吃了一陣子開始不耐煩,「還要不要吃飯飯?」「不要!」「要不要吃若元錠?」「要!」在馬桶上大便已經坐了好一陣子,「還要不要大臭臭?」「要….不要!」(有時候會龜毛一下)「要不要起來了?」「不要!…要!」(有時候會講錯然後又更正)其實早在她會「說出來"不要"」之前,我們就曾測試性地問她「要不要打針?」不知多少次,咚咚沒有一次說溜嘴回答「要」,小孩子可精得很呢!傷腦筋的是,不去問她「要不要」可不代表她沒意見,遇到她不想做的事,就算以肯定的語氣命令她,她還是賴皮地「不要不要不要」猛搖頭。那篇文章,真是把小孩子給想簡單了!

ㄆ、咚咚個頭小,有一事顯示她長高了。有一回我準備帶她出門,穿好鞋的咚咚自己在電梯前的公設空間踏步走來走去。我忽然想起什麼東希望了帶,進門拿的一會兒功夫,出來一看這小妞已無蹤影,只聽見一台電梯裡傳來小咚叫聲,才明白她已經按得到給坐輪椅的人使用的「下樓」按鍵,有辦法叫電梯來,自己走進電梯裡,好險沒被電梯門夾到,只是關在裡面出不來!

ㄇ、咚咚最近對於有「排泄」,開始會用類似「便便」的發音來表達。不過似乎不專指「便便」,有尿尿或想尿尿也這麼說,因為她還不會說「尿」的發音。但是經過幾次「把屎」成功,她表達「便便」的行為受到數次鼓勵之後,衍生的問題是她開始愛說「便便」這詞,搞得我們疑神疑鬼,吃飯吃到一半說「便便」,到底要不要帶她去坐馬桶呢?

ㄈ、之前每次給咚咚聽電話,咚咚都是一臉狐疑,然後很快就不想聽了,也不會出聲,尤其是接聽他爹的電話。今天早上接到婆婆的電話,拿給咚東聽了一下,居然面帶微笑說了一聲「ㄆㄛ」(客家話的祖母發音「ㄚv ㄆㄛ」),婆婆問了咚咚一句話,咚咚也會回答「要」。對於從來不肯對著電話筒「說話」的咚咚來講,這可是一大突破!掛上電話之後,咚咚還吵著要跟奶奶講電話,「咚咚乖,那我們跟爸爸講電話好不好?」「不要!!!」

咚咚打針記~

又好久沒有po新文章了
從我po文章的頻率,大抵可以猜出最近我的工作有多忙碌
工作很忙時,回家還要繼續為案子苦惱,除此之外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放空」
 
我的同事Angela跟我說:「妳知不知道我的朋友有在看你的部落格耶!」
還叫我猜他多久上來看一次
我說,一個月一次就很了不起了吧?
她公布答案:「一個星期二次!」
挖,我嚇到了,因為連我自己上我的部落格都沒有這麼勤快說!
to Angela的friend:真的很感謝妳對我的部落格這麼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下面要跟大家分享咚咚打預防針的實況轉播,滿有趣的!
 

http://video.google.com/googleplayer.swf?docId=613584681512618126&hl=en

咚媽觀點:咚咚拉肚子住院

———————–

咚咚拉肚子住院

剛過完禮拜三的父親節,
自禮拜一又開始腹瀉的小咚,
禮拜二看門診拿藥吃了三天不見好轉,
終於在禮拜五住院了。
小咚的爹非常不甘願讓她住院,
這有違他療癒崇尚自然的理念。

一住院馬上就是抽血打點滴,
剛好我都不在場,
小咚的奶奶可心疼死了,
陪著她哭,
折騰半天終於才累得睡著。

第一次的住院我們沒有要求換到單人病房,
住在分配到的健保四人房,
年紀最小的咚咚是最大的噪音源,
環境不熟悉,焦躁不安,
隔天要上班的我回家去睡覺,
獨留小咚的爹陪她。
離開前咚咚在我們懷裡哭天嗆地了不知多久才累得睡著,
聽說凌晨三點到四點之間又來一遍,
咚咚的爹怕吵到同房的病患,
只好抱著咚咚在走廊上耗。

過完這最慘烈的第一天,
咚咚漸漸適應醫院的生活,
只是嚴格的飲食控管,
對愛吃的咚咚而言簡直是酷刑。
ㄇㄣ、ㄇㄣ!ㄇㄣ、ㄇㄣ、ㄇㄣ!
討食物討得可急了,
一點也不像吃壞肚子的人。
結果她討得什麼?
不過就是半片白土司,
連塞牙縫都不夠….

總之五天後終於出院,
看咚咚吃飯開心的樣子,
顯然是更享受這口腹之慾了。

今天幫她穿襪子覺得小腳好像長了點。
還好眼睛還是一樣大,
沒有因為其他的五官長大而顯得比例縮小。
一直以來咚咚都長得很慢,
似乎是慢工出細活,
也為了讓她爹媽多享受一下有可愛小寶寶的驕傲快感吧?!
爺爺奶奶發現她終於敢自己放手踉蹌走個一、兩步,
對於謹慎的小咚來說,可真是一大突破呢!
希望小肚子被細菌操練過後,
有更好的吸收力,
為她打好基礎開步走。 

咚咚替自己爭取自由!

<–咚咚「把我的左手還給我…」

今天是咚咚住院的第三天
果然不出所料,三天是沒辦法出院的
醫生說雖然沒有驗出「沙門氏桿菌」,但仍有可能有其它不知名的菌種作祟
所以還是要開始「抗生素」的療程
聽說抗生素的完整療程至少要三天,那可憐的咚咚不就要住院五天以上?
打點滴打五天,失去五天的自由…
******
 
咚咚決定為她的自由出聲
偷偷地做了一件很Biang的事
下午護士小姐巡房時,發現咚咚打點滴的手怎麼濕濕的,問我們有沒有不小心沾到水?
我們不確定,好像沒有耶…??
護士小姐幫忙把水吸乾,且重新固定了著針的地方
 
過了一會兒,我們發現她的手還是濕濕的
再次推去給護士小姐檢查
我們擔心的事果然發生了
固定膠帶通通拆掉之後發現,針管已經移位,不在她的皮膚裡了
護士沒有意思要馬上重新注射(重新扎針會一段鬼哭神號的歷程)
說可以休息2hrs
 
"Oh ya!!"我在心中興奮地喊著,咚咚終於掙脫點滴的束縛了
我終於可以肆無忌憚的抱她,跟她玩耍
 
那麼可以不要打針了嗎?我問老婆。抗生素難道不能用吃藥嗎?
老婆說,應該可以口服,只是效果不如點滴那麼持續與穩定。
老婆說:『不然問問看護士好了』
 
本來是不抱期望的,沒想到護士請示過住院醫師後,居然答應改用吃藥,不用打點滴了
哈哈哈,這真是三天以來最令人高興的事情了!
我本來還很想問:「那我們可不可以乾脆出院?」
反正點滴也不用打了,藥拿回去吃還不是一樣?
 
咚咚這麼做真是險招
雖然有可能重獲自由,卻也有很大的可能要再痛苦一次
沒想到這次她壓對邊了!
 
 
 

00:54 於內湖醫院9501-2號病房

96/8/11 00:54  於內湖醫院9501-2號病房,我用極其疲憊的身心寫下這篇文章
 
沒想到咚咚在一歲二個月的時候就要體驗她的第一次住院打點滴
下午還在上班時,接到一通來自我爸媽緊急的電話
要我這個做爸爸的趕快決定是否要讓咚咚住院
腹瀉了好幾天都沒有好,便便裡又有見到血絲,醫生懷疑是感染沙門氏桿菌
建議我們住院檢驗,比較安全
電話那頭的我掙扎了好一陣子…
現在的咚咚正值超級好動又無法溝通的時期,要如何乖乖讓她躺在床上打點滴??
但如果不住院又擔心真的有問題卻延誤就醫,造成病情的加重…
真是兩難啊
不怕一萬只怕萬一,我最後下了決定:「就住院吧!」
才下了這個決定沒多久就覺得咚咚好可憐
要經歷打點滴的痛痛,跟不能亂動的痛苦,還要在完全不熟悉的環境下度過至少3天
原本一向鐵石心腸的我,居然也情感豐沛起來,無法扼抑地胡思亂想~
突然間能夠體會做父母親很想寵愛自己兒女的心情,就算溺愛也沒關係(我原本是很反對溺愛小孩的人)
 
*****
 
沒有心情加班了
好久沒有18:30之前離開公司過
18:00接到一封同事的來信,希望我幫忙處理某件事
今天以前的我會不假思索地馬上處理,然後拖到19:00之後才下班
今天的我則回信給對方說,下星期一會處理!
 
到了醫院後,看到咚咚還好,但是看得出她有點不爽,不斷要求人抱抱。
在醫院的環境裡,不知怎麼總讓我覺得壓力很大
有一種被關在牢籠裡失去自由的感覺,任憑醫生對我下藥,操控我的身體
本來活繃亂跳的個體到了醫院不知怎麼都會變得懨懨無生氣,我常在懷疑醫院到底是在醫病多還是把人搞病多
不知是不是我把自己的感覺投射到咚咚身上,我也覺得她很可憐很無奈
本來不過是拉拉肚子,在家裡還是玩得開開心心
現在到醫院,肚子還是照拉,卻不能開心地玩了
每每想到這邊,我就質問自己是否做了錯誤的決定?
咚咚住院如果只是苦了自己,苦了她爸媽也就罷了
她還苦了她周遭的小朋友鄰居們
每當她不爽地哭鬧時,我的壓力就好大,怕她打擾到鄰居的安寧
她的確打擾到了,我聽到隔壁生病的弟弟小聲地抱怨道:「喔,好吵喔,都不能好好休息…」
22:00就寢時間到了,咚咚依然精神百倍,在床沿邊爬上爬下
她的爸媽們就很可憐地在旁邊不斷幫她「整線」,避免點滴的管線被她給拉斷了
爬膩了又開始哭鬧起來,實在太吵,不得不把她移駕到大廳去
在大廳又玩了好一會兒,到23:00時終於開始想睡了
大概是沒有熟悉的睡覺環境吧?她開始扯破喉嚨地哭喊,連她媽媽都束手無策…
最慘的是,我們沒辦法站著抱她來安撫,因為站著時,她的點滴扎針的高度會太高,以致於無法使點滴順利注入,所以我們只能坐著安撫她。
而帶過小孩的人大概都知道,小孩鬧的時候就是希望罰大人站著,一坐下他們就會生氣!
大哭了10分鐘後還是沒有停歇的跡象,連護士小姐都來關心到底怎麼了。
看她哭得臉紅脖子粗,雙眼都腫起來的樣子,真是又氣又捨不得…
老婆沒輒,決定讓我試試
我的方法跟老婆的方法則有很大的不同
老婆的方法是想盡辦法討好她,對他好言好語。
我把她接過來後,則是找到一個最好的姿勢後,就將她壓制住,讓她的手腳都揮不起也踢不動
剛開始她當然還是很不爽,還是繼續哭鬧,但慶幸的事,好像也不會哭鬧得更大聲,而且還有漸漸「屈服」的傾向
再加上媽媽在她耳旁輕輕地唱著兒歌當作催眠曲:「小馬小馬,肚子餓了,跟著媽媽去吃草…」
不斷反覆地唱,反覆地唱…最後咚咚終於在我懷中睡著…
 
這只是第一天,我這樣跟老婆說,我們還有至少二天要撐
我真的做了正確的決定嗎?
 

大門牙終於露臉了

以下由奕瑋記錄
———————————
距離上次萌發下門牙(七個多月大)大約四個月後
在快滿周歲之前,咚咚終於進入四顆牙的年代
最近幾天開始比較會流出口水
果不其然,上牙床多了兩條硬硬的白線
其實光靠兩顆牙和無牙的牙床
咚咚也開開心心地吃了不少東西
給她一小塊蘋果或芭樂
有辦法啃斷一小口
只是沒有臼齒無法充分研磨
在嘴裡轉了半天
不知道怎麼嚥下去
之前遇到這種「食不下嚥」的情況
必須要我們強行幫她把食物塊掏出來
(因為她在嘴裡玩了老半天,我們都怕她不小心噎到)
最近她開始喜歡自己用手掏嘴裡的固體
掏出來還把小手舉得高高地要跟我們「分享」
(或是叫我們幫她處理掉嘴裡掏出的食物)
有時候我們餵她的稀飯裡
如果有感覺到明顯的固體成分
她也要動手挖出來研究一下
有一次嘗試把舀好食物的湯匙遞到她手上
再握著她的手讓她自己把湯匙送進嘴裡
吃是吃了
但下一步卻把湯匙留在碗裡
直接用手去抓碗裡的食物
突然羨慕起印度人來
用手吃飯多簡單
話說回來
住我們樓下
小咚咚一個月的弟弟
早就長了六顆牙
不過大門牙表面似乎已經有點黃黃的
所以小咚慢點兒長牙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晚一點兒蛀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