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孩子是同理心大師

IMG_0241前一陣子我們全家要出發前往埔心農場玩耍,因為當天天氣相當晴朗炎熱,姊弟二人很高興地決定帶太陽眼鏡出門,耗子很快找到他的太陽眼鏡,可是咚咚卻遍尋不著。時間到了,我催促著他們出門,這個臭耗子一如預期,炫耀地戴著他的太陽眼鏡對姊姊說:「哈哈我有太陽眼鏡妳沒有」,咚咚聽了都快哭出來了…

我注意到了,但也沒有想到好的排解方法,只是叫他們快點進電梯。沒想到就在此時耗子突然跟我說:「爸爸我不想戴太陽眼鏡了,我要拿回去放」我當下愣了一下,不解為何前一刻興致勃勃的他,突然變卦,我跟他再次確認,你確定嗎?不能後悔哦!耗子仍然很肯定第回答他不想戴了。我心中似乎知道他的用意,便不再多問。

果然不出我所料,咚咚之後就好多了,沒有難過太久!

我沒有想到,我的五歲小兒子,平常總是無理取鬧調皮搗蛋的臭小子,居然有如細膩的一面,這完全屬於「高階同理心」或說是「策略性同理心」的運用。一般等級的同理心,耗子大可以跟姊姊說:「姊姊不要難過,找不到沒關係啊,我的太陽眼鏡也可以借妳」這樣咚咚或許會比較不難過,但有可能還是無法釋懷。我萬萬沒想到耗子會用如此迂迴的招數,讓咚咚以為他不想、不喜歡戴太陽眼鏡,巧妙化解了自己有姊姊卻沒有的難過處境。

耗子,我小看你了!

IMG_1199

沅沅現在約九個月大,正值「口腔期」,什麼都要往嘴裡啃。有一天我坐在她旁邊陪她玩,他把我的食指抓到嘴裡啃,當她咬下去時我故作好痛好痛的樣子,想當然會逗得她咯咯笑,但我沒想到,她後來放下我的手指,改成將自己的手指放進去啃啃看,然後眼睛古溜溜地好像想說什麼,然後又把我的食指抓去啃,我又裝作很痛的樣子,她又咯咯笑,然後又換成啃自己的手指。這樣來來回回好幾次。

我的解讀是,這應該是同理心最初期的展現吧!?但對九個月的小baby好像有點快!!

沅沅看到我痛苦的表情,基於同理心的推論,她想確認一下自己咬自己是否也真的那麼痛,結果怪的是,自己驗證的結果好像沒這麼痛??所以才會想再拿我手來確認看看,結果我又表現出很痛的樣子,她又再想確認自己的感覺…

真是覺得有趣又佩服,因為我沒有印象咚咚或耗子九個月有如此行為的展現。我說沅沅啊,妳長大該不會要繼承爸爸的衣缽,成為心理學的大師吧,哈哈~

QC的人性試煉

網站產品每次進行到QC驗收的階段,每每都會碰到大家把更多的精力放在情緒上,而不是放在解決問題上。

當企劃告訴工程這是一個bug,傷了工程的心,因為程式其實沒出錯,只是沒有100%做出「你想要」的樣子

當工程告訴企劃是你企劃書沒寫,傷了企劃的心,因為企劃其實已經寫了或者有口頭溝通了,無奈大家認知還是不同。

但是QC的目的不是為了追究責任,而是檢查我們有沒有做出user可以接受的產品,如果沒有,就大家一起改到好就好了嘛!

即便溝通過千百次這個觀念,每到QC時節,這個問題與爭吵還是會浮出檯面。

由此可見,「自我保護」與「追究責任」是根深蒂固的人性!

 

為何要自我保護或追究責任?心理學的研究指出人有「維持自尊」、「保持良好自我我感覺」的基本需求,因此當我們面臨可能會被咎責的情境時,一定會本能地認為是別人的錯。

企劃看到功能沒有如預期地被實作出來,一定會「本能」地認為是IT的錯

當IT被告知是自己的「錯」的時候,更會本能地認為「一定不是我的錯」

不過以上的描述都是「本能」會有的反應

當然人還是有「理性」的,經過理性的分析判斷後才會清楚「誰是誰非」

但是當我們想要理性釐清誰是誰非時,又落入一個「本性的圈套」,到底為什麼一定要搞清楚誰是誰非?還是回到人有「維護自尊」的基本需求啊!!

 

講了這麼久,所以結論是,沒救了,每次QC我們就來吵一次吧,可是真的只能這樣嗎?

應該沒這麼悲觀

團隊成員間的「信任感」,可以降低「維持自尊」的需求度。

因為信任,所以相信你只是跟我反映「事情的問題」出在哪裡,而不是「我的問題」出在哪裡,相信你對我具有一定的正向認知,於是我不必辛苦地「維護自尊」。

但是信任的建立需要時間,要有耐心

我期待我們的新專案團隊,可以早日建立彼此的信任感,將我們百分之百的專注力都放在解決問題上!

 

 

帥哥下麵超好吃…行銷不一定要切中產品價值

最近新竹開了一家麵店,出名到上新聞,這邊是新聞的連結http://blog.udn.com/hsinchu/4117584

「帥哥下麵超好吃」很明顯是很不要臉的招牌,但肯定會吸引人的注意,讓人想要一窺究竟。這個在行銷的手段上,應該屬於第一階段,就是吸引客戶上門,無所不用其極地吸引客戶上門。

但顧客上門後,更重要的就是留客率的issue了,餐廳留客的關鍵因子難道真的是,老闆是不是真的很帥?我想應該不是吧,更關鍵的應該是東西是不是真的好吃,以及價錢是不是實惠。

這邊有一個有趣的觀察:「吸引客戶上門的手段,不一定要符合你的產品的真正價值」餐廳的真正價值在於東西好吃,但如果你的招牌取名為「超好吃乾麵」,整個感覺就low掉了,一點吸引力都沒有。反而你取一個八竿子打不著的吸引點:「帥哥下麵」之類的,大家就很high。

我決定下次有機會到新竹,一定去吃吃看帥哥下的麵:新竹市東南街166號

Mac讓我見識到原來系統可以做到這樣不花腦筋

前一陣子被我的win8的使用者介面不友善與程式不相容的問題給氣到之後

衝動之下,敗了一台Mac系統最低價的Mac mini

摸索了二個禮拜之後,我大有感嘆  :原來作業系統是可以做到這麼美麗,可以做到這麼「理所當然」,不傷腦筋。

舉個最近的例子

我要安裝一個「網路共用的列表機」,因為要在網路上共用的關係,所以列表機最好是連接到具有共享列表機功能的IP分享器上面,而非是連接到任何一台單一的電腦上,因為這樣就會因為連接那台電腦關機而造成其他電腦無法使用。

之前我所使用的是一般市售的IP分享器,在 windows作業系統上的安裝方式是,首先要從網芳上找到那台列表機,然後安裝他,安裝過程中大多數狀況是,電腦找得到這台印表機,但找不到驅動程式,就算到windows update上尋找也99%找不到。這時你只得自己辛苦到網站上找對的驅動程式自己安裝,然後所有的程序再來一遍,這時你還得自己告訴笨系統剛才安裝驅動程式的"inf檔"位置在哪,於是終於安裝完成。我保證前面這些流程80%以上的user是無法靠自己解決的,通常得靠3C控的協助。

對了,最無奈的是,你最後會發現透過網路共享列表機,有些實用的列表機監控程式是無效的,例如監控墨水還剩下多少,這個我已經確認過,因為技術上無法克服,所以就是看不到。

我本來以為要用網路共享印表機就是要忍受這些不便,我本來以為就是要很懂電腦的人才能玩,而我也樂在其中。

這一切在我用了Mac系統,使用蘋果自己出的無線網路分享器 airport extreme之後,才知道原來不是這麼一回事

前面的動作一樣,就是把印表機插上無線網路分享器 airport extreme,之後去新增印表機,看到我的古老但堪用的印表機 canon ip4200,點選下一步後,果然還是提示沒安裝過驅動程式,但他馬上去蘋果伺服器尋找,而且很快就找到了,然後就開始下載安裝,然後很快的就裝好了。

就這樣就OK了嗎?被windows折磨慣的我,還有點錯愕,列印測試頁試試,ㄟ ,果然可以印!

打開印表機工具程式看看,哇,居然可以看到我好久不見的墨水量監控,而且驚見,原來我有二個顏色已經快空了,得趕快補充墨水了!

這是怎麼回事?在windows作業系統上,理所當然做不到的事情,為何在Mac系統上卻是理所當然做得到?

自己在做資訊相關產品的我,猜測應該是,封閉系統本來就比開放系統還要容易處理一些相容性議題,但除此之外應該還有不顧一切追求完美的堅持吧?例如不管封閉系統或開放系統,總是要盡量去搜集各硬體廠商的各種產品的驅動程式並加以認證,方便user可以無痛的安裝一個新硬體,很明顯的,windows所收集到的驅動程式明顯不如Mac(當然我不排除是以偏概全),還有很多例子,你可以發現Mac真的很用心在設計一個不是3C控也能自己完成設定的方法。例如在Mac上要設定無線網路+延伸無線網路架構,相當簡單,但在windows上用一般的無線AP產品卻是非常的不簡單。你可能要買過多家的無線AP,才知道原來誰跟誰配才會成功…

但奇怪的是,比較用心,比較美麗的產品,無法換得比較高的市佔率,但誰知道未來會如何呢?windows在PC行動化之後,已經明顯趕不上進度,好不容易推出的win8,是讓自己死更快的毒藥還是起死回生的解藥還很難說。到底市場最後的競爭結果是如何,真的很難看得清楚…

賓拉登之死-不能承受之輕

手上沾滿三千無辜生命鮮血的蓋達組織首腦-賓拉登,最後竟死於小規模的攻堅行動,住處並無重兵陣守,配偶小孩都同住,對於美軍的狙擊行動毫無反抗能力。對應其造就的「偉業」,這樣輕如鴻毛的死去,令人唏噓…

不過這就是情報行動的價值吧,以最少人員傷亡的秘密行動,來換取正面交攻大量傷亡的可能。

但這又何嘗不是一種政府坦護下,進行殺人償命的私刑?對或錯該用何標準來看待?

00:30凌晨密令,好片!

是該被唾棄的喜新厭舊,還是該被鼓勵的求新求變?

今天早上進公司,打開我的VAIO筆電,執行著win7的系統,開機很快,打開office的執行速度也很快,電池續航力還能撐3小時,一切都是這麼順暢與令人滿意。

但是在我最心深處,居然還是有一股蠢蠢欲動,我想觸摸更新的筆電、我想體驗更新的作業系統,我還想要「新」的感覺!

這種感覺可以有二種截然不同的解讀:

你可以解讀成,我這個人就是喜新厭舊,在道德層次上是不好的,不被鼓勵的,甚至就是一種浪費,在東西還堪用的狀況下,就想要更換新品,是地球資源的浪費,也是個人財務上的浪費。

你也可以解讀成,我是一個求新求變的人,不會安於現狀太久,總是想要嘗試更好、做到更好,做產品創意發想的人正是需要這種精神,永遠不覺得現在的產品已經夠好,永遠去發掘更好的可能性。

那麼到底應該不喜新厭舊比較好,還是多求新求變比較好?我覺得每個人還是要找到屬於自己的最佳平衡點吧?我自己的平衡點在於,硬體的部分,除非是覺得效能真的變差且不能忍受,否則不要為換而換(從這個標準來看大約是四年左右),軟體的部分,則覺得有新的版本出來就可以考慮換(有可能我自己是屬於做軟體產品研發類的工作,體驗新的軟體的使用者操作介面與功能性,對我來說是必要的刺激)。

打考績的人性

又到了半年一次打考績的時候

主管因為擔心每個人都自我感覺良好,把自己的成績打太高,造成績效面談時的困擾(某某某,我覺得你其實沒有表現得那麼好,我沒辦法給你這麼高分…)

於是就在大家打分數之前,先下手為強

先調查大家認為我們單位在上半年的表現可以得幾分

調查出來的結果大家還蠻自愛的,平均分數約落在90~95之間

因此主管希望大家在評考績的時候,要落在平均90~95左右。

但真的大家就會乖乖地評出來的平均剛好落在90~95附近嗎?

 

根據心理學的理論來說,會才奇怪

換個角度來說

會的話,主管更應擔心目前團隊成員的心理健康狀況是否不良

 

社會心理學有一基本理論是

人會有維護其「正向自尊」的傾向

研究指出,大部分人在評價自己的能力表現時,會比客觀來說還要再偏正向一點

這是正常的也是健康的,靠著這樣的正向偏誤,人才能應付各種挑戰與不如意的狀況,而不至於精神崩潰、甚至做出對自己不利的事。

 

當主管說,自評時注意平均要落在90~95喔,員工就會想,我的表現應該不會比平均差吧?至少應該在平均附近,有誰會喜歡承認自己表現得比平均差呢?

於是評出來的分數一定大多是落在95附近,少數則超過95。

最後若把大家評出來的成績再拿來平均一次,你一定會發現奇怪,平均成績怎麼又墊高了

大家之前調查的結果不是平均是落在90~95間嗎?怎麼評出來的結果變成95~100(只是舉例)

此時主管絕對不要誤會是員工表裡不一,欺騙了你啊,你要慶幸你的員工還有基本的「求生欲望」,沒有完全放棄自己。